新聞中心

一路棉花情---種振東

一路向西,去新疆。在塔里木河邊,看太陽慢慢升起,水中搖曳著胡楊的倒影;在戈壁灘上,看夕陽悄悄隱去,沙礫上閃爍著余暉的金黃;然而,最美的,卻是那藍天下一望無際的棉花田。一朵朵棉球,被秋風染得象雪花一樣潔白耀眼。近看,一個個棉苞炸蕾吐絮,如白色的玫瑰;遠看,密密麻麻的棉花朵兒,被秋風吹的蓬蓬松松,好似一片銀海雪原;極目遠眺,如白云連在了天邊。這才是最美的景色啊!

640.webp.jpg

說起來,我和棉花有著天生的親近。小時候,生產隊都種著大片大片的棉花。每到夏天,五顏六色的花開了,蝴蝶和蜜蜂在棉花枝間飛舞。我們最渴望的,是在結出棉苞之后,偷偷地摘幾個棉桃,剝掉青皮,咬在嘴里,那是一個香甜!這樣的機會也是不多的,折一個棉苞,可是要少一蓬棉花呀!這樣的事,少不了被大人們責罵。到了棉花收獲的季節,婦女們都到地里去摘棉花,那可是一個苦差事,腰酸腿疼不說,指頭往往被棉苞上的刺刺的傷痕累累。直到許多年后,在出疆的火車上,看到摘花人纏滿?布的手指,腦海里又回想起小時候母親的手指。當是一粥一飯,當思來之不易;一絲一縷,恒念物力維艱啊。


曾幾何時,有了的確良,有了羊毛褲,有了鴨絨服。棉襖棉褲穿著就顯土氣了。寧愿穿塑料底兒的搓板兒,不愿意穿母親做的千層底兒;寧愿渾身受凍,也不愿意穿暖和厚重的棉祆棉褲。年少的我們,扛著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,青春歲月,心就象摘棉花的那只手,被自己的虛榮扎的不堪回首。

640.webp (1).jpg

現在的生活似乎離棉花越來越遠了。但我的生活,沒有繞過棉花。父母購置了軋花機、彈花機,加工被褥,賺取不多的收入。那時候,滌卡、晴綸等新興面料,時髦又好看。十里八鄉只有零散的種些棉花來做被褥。我對棉花有了更深的認識,棉花渾身是寶啊!棉花可以紡織、短絨可以制成膠囊殼、棉籽可以軋油、籽殼可以發蘑菇、籽粕可以當飼料、棉桿還能當柴燒!古有詩云:不戀虛名列夏花,潔身碧野布云霞;寒來舍子圖宏志,飛雪冰冬暖萬家!說的就是這美麗的棉花。


小時候看過一個電影巜木棉袈裟》,我國較早種植的是木棉,纖維短,不適合紡紗,只用作填充物。棉花纖維的可紡性,是和纖維的長度、強度、成熟度等指標息息相關,不同的紗線對纖維的性能有不同的要求,不同的纖維互相搭配,紡出高質量、最經濟的紗線。

640.webp (2).jpg

從事長嶺紡電公司紡織儀器銷售工作近二十年,使我對棉花的前世今生有了最全面的了解。這才知道,和棉花有緣的,又豈止我一人。冰天雪地里,活躍著中國纖檢系統抽檢人員忙碌的身影;儀器化公證實驗室里,見證著實驗人員一絲不茍的操作流程。還有,在大疆南北,天山腳下,那些種植棉花的、加工棉花的、購銷棉花的,千千萬萬的朋友們!古語云:食為天,衣為先。有人鐘情于玟瑰,有人鐘情于牡丹,我獨鐘情于棉花。因為和愛情、和富貴相比,人世間,更離不開溫暖。

作者:種振東

 
一号彩票-官网